书楼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222章 争先恐后

第222章 争先恐后

        隆武二年三月中,沙定洲趁夜从永宁飞速撤离,带着残兵败将北上逃亡四川,高衡下令军队不要进行追击。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地形不熟,穷寇莫追,跟沙定洲这种基本上已经被废了的人拼命不划算。另一方面,让沙定洲进入川南也不是坏事,让他把那里的水搅浑,让川南的土司也费点心思,把注意力都吸引走,以便于兴华军在永宁铜矿开展业务。

        按照地图的标注,高衡立刻派出骑兵四处勘察,确定这些地方是否真的都有矿山。然后高衡将缴获自土司的所有金银珠宝都拿出来,换成银子,在云南当地招募矿工,原来矿山的人员留任,不愿意留下的,给路费回家。新来的矿工,一律提高待遇,按照原先矿工饷银的一点五倍发放,并且由兴华军统一安排,保证不克扣薪资。

        拿下这些矿山,对于高衡和兴华军来说不仅仅是掌握了海量的资源,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了在云南驻军的权力。这是沐王府一开始没有想到的,根据协定,兴华军不能在云南任何城池拥有驻军或者进行驻扎,但是高衡钻了个空子。

        既然你把矿山交出来了,那我矿山总得安排一些镖师进行押运物资和相应的安保工作吧。而且矿山的安全由兴华军负责,别人无权过问,我不放军队在这,没关系,我安排些镖师。

        这些所谓的镖师,除了没有打出兴华军的战旗之外,那分明就是兴华军士兵,连铠甲和四四式都不带换的。就是一支没有打出兴华军旗号的兴华军,而且搞笑的是,高衡为此还特地制作了一批走镖的旗帜交给矿山驻军,让他们打上这样的旗号,让沐王府挑不出毛病。

        其中,最大的一支驻军就在楚雄银矿。由郭俊良带领一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连以及一个骑兵连进行驻扎,别看这支军队只有一千四百人,但全都是百战老兵,而且这个炮兵连装备了炮兵旅所有的飞雷炮。

        高衡在接管昆明之后,特地留了个心眼,把昆明城剩余的所有火炮全部拉走,不管是损坏的还是没有损坏的,都被兴华军运输回去,重新冶炼,进行重铸。毕竟这些火炮质量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如果重新炼化,作为原材料还是可以的。毕竟它们原本就是明军制式火炮,强度要比一般的原材料好得多,为兴华军省去了不少事情。

        对沐王府说明情况的时候,高衡就说炮弹无眼,在战场上兴华军炮火猛烈,早就把沙定洲手下的火炮全部摧毁了。一句话把沐王府众人都给顶了回去,毕竟昆明城是人家夺下来的,昆明之战沐王府也有见证人,白寒松也看见了兴华军炮火非常猛烈。

        可问题是,即便东城的火炮被全部摧毁,那么其他方向呢,沙定洲光顾着逃跑,不可能把这些火炮都带走,那是累赘。但是这些火炮也神奇消失了,高衡就说是被兴华军给毁了。大家都知道这是屁话,但谁也拿不出证据,谁叫你沐王府没本事,连参与昆明战役的资格都没有。

        这就导致了,偌大一个昆明府,上万明军,除了沐王府随身带回来的轻型火炮之外,竟然连一门大将军炮都找不到。昆明守军几乎快要成为冷兵器军队了。

        而郭俊良带领的一千四百老兵驻扎的楚雄银矿,只要行动迅速,一天就能到昆明。这支军队看起来人少,但是打起来对上云南的明军,可以说以一当十,甚至更夸张,有这么一支军队在昆明侧翼,等于是盯住了沐王府,他们有任何异动,兴华军都能第一时间处理。

        其余各地,比如广南金矿、永宁铜矿、曲靖煤矿,都有一两个,两三个连队驻扎,高衡抽出一个完整的步兵旅,一个炮兵营和一个骑兵营分散在云南各处,五千人马控制了各个关键节点,不仅保卫了矿山的安全,还顺带监视了茶马古道,保证了茶马古道的来往安全。

        如此一来,兴华军在云南保持了强大的军事存在,同时在云南和临滇府的交界处,阿木剩下的两个骑兵营以及吴荣剩下的两个炮兵营就驻扎在临滇府,云南有情况,骑兵第一时间就能进行支援。高衡这一手,等于把云南锁死,沐王府就像是如来佛祖手心的孙猴子,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佛祖的五指山。

        俘虏的两万土司兵,也没闲着,统帅部把他们全部运回谅山府,然后统一分配,分到各个安南的矿场去做苦力,高衡不会将他们留在云南当地,云南的驻军没那么多精力管理俘虏,况且只有把他们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让他们跑都没法跑,才是最安全的。

        这些俘虏很多人都被送到了码头和盐场干活,在海边,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他们更是逃跑无门,兴华军也不是虐待俘虏,而是他们必须要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军官们也宣讲了政策,只要好好干,生命安全能得到保证,至少服务五年,五年以后,按照表现来评分,表现好的人就能被释放。

        昆明城内,沐天波正喝着闷酒,他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沐王府在这里经营了数百年,最后是给别人做了嫁衣,经济命脉被兴华军控制,茶马古道也被兴华军控制,甚至经过这段时间的打听,兴华军虽然是一股新兴势力,但是在民间的威望估计很快就要超过沐王府了。

        别的不说,兴华军给矿工加钱,这一招玩的阴险啊,这样一来,云南当地饱经战乱的民众那是欢天喜地,一听兴华军招工,一个个欢天喜地,兴华军现在财大气粗,那是真发钱。不仅如此,比如茶马古道,兴华军统帅部也在云南当地招募民众,修缮和开挖道路,把茶马古道修补拓宽,工钱同样是足额发放,而且是先发一半,剩下一半活干完了再发。

        这可不得了,一传十十传百,民众都知道给兴华军干活有真金白银可以拿,而且去了就能先拿一半钱,这在大明朝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他们以前被官府逼着去干活,别说是工钱,能有顿饭吃就不错了。很多人连饭都没有,直接累死、饿死,都没人收尸。

        云南当地都是土司,土司都是高度自治,那在土司管理范围内的民众,跟奴隶也没什么区别。沐王府也是鞭长莫及,并且不能总是干涉地方官府对本地的治理。所以民众都生活在困苦之中,现在来了这么个活菩萨,百姓们都争先恐后前往兴华军那里干活。

        高衡也不傻,知道他们这么干,肯定会影响土司的利益,特别是茶马古道沿线,兴华军虽然驻军,但是不可能十二个时辰实时监控,云南当地土司众多,搞不好会翻车。

        所以高衡祭出了后世华夏的法宝,也是对付土司的大杀器,就算是自己这个穿越众在明末开一个小小的金手指,那就是后世华夏的民族政策。后世华夏,确立实施了以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和各民族共同繁荣为基本内容的民族政策。

        但这并不完全适用于明代,高衡简单明了,干脆直接用后两个,你土司不是高度自治吗?没问题,你继续自治,但是有一条,不允许阻止民众来干活,你只要不阻止你下面的人来干活,那么兴华军就另外给你一笔所谓劳务费,按人头算,比如一个人从头到尾把活干完,给你一两银子劳务费,你们部落来一百个人,我就给你土司一百两,一千个人我就给你一千两,以此类推,但是兴华军给你部落民众的工钱你不许克扣,这就叫共同繁荣,也就是有钱大家赚。

        当然,你也可以不配合,你也可以阻止你的人来帮我修路挖矿,你也可以攻击茶马古道的运输路线,抢钱抢货,那就拿人头试试兴华军的枪杆子硬不硬。

        从二月中到三月中,短短一个月时间,兴华军在茶马古道沿线集中营级兵力,攻灭了四五个小部落,并且是以灭族的方式来灭亡部落,攻灭部落之后,头领和士兵全部杀光。剩下的人直接原地打散,有偿交给其他部落处置。

        这一套可就狠了,比如甲土司和乙土司不对付,甲土司攻击了兴华军,兴华军灭亡甲土司部落,将部落剩下的人全部交给乙土司处置,乙土司交给兴华军一些银子,一下子就得到了大量的人口和奴隶。

        这种明摆着借刀杀人的方法太恐怖了,这谁脑子坏了敢惹兴华军啊,你惹兴华军,兴华军灭了你,便宜的是你的对头。这策略一出,各个土司争相跟兴华军合作,你想想,跟兴华军合作,不仅能挣钱,还可能获得兴华军武力支援,而且该自治还是自治,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这些土司立刻被统帅部分化瓦解,大家争先恐后向兴华军靠拢,甚至发生了为了争着修一段路,或者挖一个矿,两个土司背着兴华军大打出手的事情。云南地方上称为修路战争或者挖矿战争,土司百姓的参与热情极其高涨。那可是真金白银啊,把你干趴下,兴华军的银子就是自己的了。

        所以高衡听闻这个消息之后,简直哭笑不得,本来是希望云南能和平繁荣,各民族共同发展,结果好了,兴华军这个鱼饵实在是太诱人,各个土司为了抢活干,自己拼起来了。

        让高衡不禁想到后世,他老家就曾经有几个施工队为了承包工程,私下械斗的事情,这跟现在何其相似。土司都成包工头了,百姓都变工人了。

        这些事情不断发生,唯一不高兴的恐怕就只有沐天波了,沐天波现在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他也想学兴华军大方一把,可是自己没钱,怎么办,府库被沙定洲洗劫一空,沐王府两百多年的存货毁于一旦,结果沙定洲又被兴华军灭了,可想而知,现在兴华军发放的钱粮那可都是沐王府的银子啊。

        偏偏他还不能去要,一方面是拉不下这个脸,实在是太丢人了,另一方面人家也不认啊,这些金银钱粮都是缴获自沙定洲的,跟你沐王府有啥关系,你有本事,自己去打沙定洲,找沙定洲要去。

        结果造成的局面就是,沐天波麾下一万明军,穷得连军饷都快发不出来了,他也没钱征兵,也没钱铸造火炮、军械,改善军队的装备,要啥啥没有,他留下五千人马守城,剩下的军队派出去接管其他城池,可是这些士兵一放出去就放飞自我了。

        被沙定洲按着打,天天提心吊胆,现在放出去接受城池,士兵们虽然没有烧杀抢掠,但是什么吃饭不给钱,偷老乡的鸡,这些事情干得多了,也难怪,这么长时间没发军饷了,士兵们也没钱,这么一弄反而更加败坏了沐王府的名声。

        “混账!混账!他高衡算什么东西,我沐王府在云南二百余年,世代国公,他呢,不过安南地方一个土司,不,连土司都不是,就是蛮夷,怎么敢骑到我头上。”当啷当啷,锅碗瓢盆被摔在地上的声音不断发出,房间门外,苏冈和柳大洪等人急得团团转,吴立身拉住柳大洪道:“老柳,小公爷不能这样意志消沉下去了,别人不敢去,我俩去,今天就是小公爷把我砍了,我也要进谏。”

        白寒松吼道:“都别争了,我去!事情是我惹出来的,如今沐王府走到这一步,我有推不开的责任,交给我吧。”

        “白大人,这。”众人道。

        “大哥!”白寒枫站出来道,“我跟大哥一起!”

        众人连连叹气,沐王府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照这么个情况发展下去,不用一年,恐怕云南就要姓高了。大家定了定神,一起走进了沐天波的房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