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软软娇妻驯恶夫在线阅读 - 第237章 她承认被诱惑,但饼太大吃不下会被噎死

第237章 她承认被诱惑,但饼太大吃不下会被噎死

        赵崇霖要看人,土匪也要人。

        “我们四当家的和两个兄弟呢?”

        赵崇霖再一挥手,三人被架着上前来,其中两个耷拉着脑袋看着是受不住重刑昏死过去,唯一一个清醒的被堵着嘴,激动的‘呜呜’要喊话。

        土匪见着确确实实是他们的人也让手下把人质带上前来,只不过一夜的时间原本矜贵的小少爷蓬头垢面跟个小乞丐一样,也就只有他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和带着哭腔的一声‘爹’能证明身份。

        黄员外的情绪没比他小儿子好多少,在看到儿子的瞬间也红了眼眶险些哭出来。

        “我的儿啊,你受苦了。

        莫怕莫怕,爹爹在这儿,来救你了。”

        黄员外四十岁上才得这么个根苗儿,前头生的五个女儿都出嫁了他夫人老蚌生珠生的这个独苗苗,全家人如珠如宝地宠着呵护着,生怕他长不大。

        土匪说要十万两,他立马把家里的铺子产业抵给同行对头连夜凑了十万两。

        别说是产业了,就是把老宅抵了他也毫不犹豫。

        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就生了白发,腰背也弯了,到这个岁数还有这一劫,也属实不容易。

        “赵大人,我先将我们四当家和兄弟接回来,再请你的夫人,最后拿银子,你别乱来,不小心伤了谁都不好。”

        他一抬手臂立马就有土匪拉弓搭箭对准孟娇娇所坐的马车,“有贵夫人在,我想赵大人不会轻举妄动。”

        他再一抬下巴就出来几个人往这边走来,赵崇霖略一点头自己这方的人将三名土匪交出去,情急之下对方根本来不及验生死。

        紧接着赵崇霖又一招手让马车里的人下来,‘孟娇娇’戴着帷帽让人看不清,从衣服发型身型上看着没区别,土匪里打探消息的人冲领头人点头确认。

        ‘孟娇娇’几乎是和四当家他们一起到对方阵营,在土匪迫不及待让人来抬装白银的箱子时赵崇霖开口要人。

        “把人质放了。”

        此时双方都已经剑拔弩张,拉满的弓箭对准对方的头颅。

        土匪头子一双厉眼盯着赵崇霖看了几个刹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听闻赵大人极其爱妻,连下值跟同僚去喝酒都要先与夫人报备,呵呵呵……

        想来,有夫人在此赵大人不会乱来。”

        黄小公子被土匪推着往前,他头也不敢回地朝父亲的方向跑,没成想在半路上绊脚摔倒,就在同时‘孟娇娇’突然发起反击用藏在手中的短刀将拿刀架在她脖子上的土匪击杀,一击毙命。

        原本安静的树林突然躁动起来,铺天盖地的箭雨从四面八方而来将所有土匪都困住。

        孟娇娇在车厢下根本看不到此时的场景,不然她紧张之余定然要说年大人诓她。

        替换她的女子人都在土匪群中了,他说不会让她靠近?

        不过,他说有武艺在身并非诓她,别看她身子娇小却异常灵活,在杀了一人脱身之后便迅速远离及时逃离射箭范围。

        再次进城,孟娇娇又被换到了马车上接受城内百姓的夹道欢迎和赞扬欢呼。

        此时的心情与出城之时大不相同,坐在这里的不该是她,该是下面的女子。

        马车回到府台府门口停下,姜氏在门口亲等,还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进去。

        孟娇娇回头看马车下的位置,姜氏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放心,一会儿马车到后面她就出来了。”

        孟娇娇忍着到了厅中坐下才说,“夫人,方才的女子立了大功,我其实什么都没做。”

        “你就放心吧,论功行赏肯定不会少了任何一个人。

        你可不是什么都没做,你也立了大功。

        剩下的事有他们去处理,你就不要多操心了,倒是关乎到你还有一件大事,我现在就与你说说。”

        本来不该姜氏来说的,但她看孟娇娇神色不宁总想着别人为别人操心,不如趁现在跟她说了也让她为自己多上上心。

        说心里话,她是真的喜欢孟娇娇,一开始只是认为她性子好模样好才让赵崇霖一直惦记着非娶不可,后来一次次熟悉了解让她一次次重新认识,就像丈夫说的次次都刮目相看,是真的很喜欢她。

        他们才来府城不到一年,她不仅是自身优秀,几个铺子生意都做得不错,关键是她坚韧果敢的舍己为人的精神更难能可贵。

        孟娇娇稀里糊涂的有些弄不清现在的状况,“关乎我的,大事?”

        她有什么事?她忙着新铺子装潢调教伙计,找烧炭大师傅,还有不少堆积的账本还没有看。

        等赵崇良学出师了帮忙至少还要一年半载,好在现在多了大表哥这个帮手能帮忙分担。

        姜氏始终都笑得温和慈爱,“城南有块地,你想不想要?

        如今是太平年月,朝廷重视商业有意提高商户的身份地位,毕竟商税才是大头。

        那块地上是一片林子,若是能建成一条街的话,你看你能不能拿得下。”

        姜氏说着从一旁侍女手里接过一个卷轴,卷轴打开正是全城简易图像。

        孟娇娇刚在图像上找到府台府的位置,姜氏已经点出了她方才说的那处。

        这么大的饼突然就砸在她头上了,就因为她帮助官府抓了几个土匪?

        还是因为赵崇霖?

        电光火石间孟娇娇脑子里冒出数种猜测,莫非年大人想像之前用赵崇霖那样用她?

        一番斟酌后孟娇娇试探着问,“如此大的商机,大人何不考虑府城那些根基大的商户,比如傅老爷。”

        傅行川可是姜氏的亲戚,而且是往来甚密的亲戚,这么好的机会她不留给自家人?

        在看到姜氏摇头的一瞬间孟娇娇心中咯噔一下,说实话她并不是太想受控与谁。

        她是不识抬举了,但为他人和为自己的那种感觉心境完全不同。

        结果姜氏说,“他一家吃不下这么大的地方,最多也就一半,我想你也不能全拿下,剩下的一半能行吗?

        所以,你回去商量商量,看能吃得下多少?

        尽快拿出决定来,若是不行府台好找其他人来分。”

        她抬眼看了看孟娇娇,笑着继续道:“给别人不如给你,别人只是商人,你不同。

        看今日百姓对你的欢呼,他们信任你。”

        信任,这两个字说得轻松,但其中责任重并不会轻松。

        越是如此她越要谨慎行事,多少双眼睛盯着她。

        “好,我回去商量一下。”

        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事,不是自己想如何便能如何。

        赵崇霖是天黑后才到家,孟娇娇发现他身上穿的并不是早上出门时穿的那身。

        “相公怎么还换衣服了?”

        “哦,沾了些脏东西就换了,那身扔了。”

        下午在牢房里审了审那些土匪,这才回来得晚了。

        “你们吃了吗,让你们别等我。”

        见媳妇儿看着他略有迟疑他才察觉出来是自己语气冷硬把她吓着了,加上今日发生的事她肯定也被吓得不轻,他只想着换身衣服没想到自己也让她受惊了。

        赵崇霖崩着的神情瞬间缓和,语气也软了下来。

        “我吃过回来的,你们吃了没?”

        孟娇娇轻点头,“我们都吃了,相公累了一天了,我这就让人准备热水给相公沐浴。”

        她也注意到了男人的神情变化,其实之前会迟疑她只是在想他那身衣服到底是沾的什么脏东西?

        脏到要扔的程度?

        只是还没等她想到就看到男人突然变了神情,她也就没有再想,不管是什么都不重要。

        见他眉眼之间现出疲态,孟娇娇心疼他的。

        沐浴时孟娇娇赵崇霖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孟娇娇说在府台府坐了一会儿就回了。

        顺势,也将让她纠结了一下午的事说与他来商量。

        赵崇霖闻言睁开眼睛,微眯着看她。

        “你怎么想?”

        “我算过了,我们银子不够。”

        就算是纠结不定孟娇娇还是算了投入和本钱,再清算手里余下的银子,就算把金子全填里面也还不够,再加上县城的产业也不够。

        只是吃下那半块地的投入就够他们倾家荡产了,更别说后续。

        这块饼的诱惑很大,她也承认被诱惑到了,但吃不下会被噎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