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海上狼人杀:把把给我整个厨子?在线阅读 - 第282章 再见裴翰林!

第282章 再见裴翰林!

        一匹机械战马冲来,马背上那人手里挥舞着鞭子。

        将沿途的流民驱赶开来。

        可排队领取食物的流民太多,又怎么躲避得及呢?

        那人脸色发狠。

        “一群杂碎!”

        说着,也丝毫不见他有所减速,就这样直直地朝人群冲去。

        人群四散开来,一些来不及跑的,眼看就要被机械马撞飞。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一只手抓住机械马头。

        往侧面一掰,直接人仰马翻。

        马背上那人也摔了个狗吃泥。

        “谁?我可是少将军的开路马,不想活了吗?”

        少年郎一袭白衣,俯视着那人,语气毫无感情的说道。

        “好威风的开路马,不知你家少将军是何人?”

        那人迅速站起身,一脸凶相。

        “哼,我家少将军,乃是此处守城将军,朱弘大将军的儿子,朱自大!”

        “耽误我家少将军回城,你小命难保!”

        那人见眼前这少年,居然徒手将冲刺中的机械战马截停。

        实力肯定不容小觑。

        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一边威吓,一边等待后面的队伍。

        少年郎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

        “那我倒要看看,你家少将军是何方神圣,居然敢违背堡垒律法。”

        闻言,马夫脸色难看,但一想到这乃边境之地。

        哪里会有什么大人物前来呢。

        “哼!我家少将军今日狩猎战果不佳,你就等着成为我家少将军的发泄品吧。”

        少年郎没有理会他的恐吓,而是走到一旁的木屋前。

        “慈恩,没吓着你吧?”

        裴慈恩摇摇头。

        “你怎么来这里了?”

        少年摊开双手。

        “这不今天有空嘛,刚好出来逛逛。”

        裴慈恩是一个字都不信,转身走进木屋。

        此时小女孩已经陷入了沉睡。

        “大姐姐,我姐姐怎么样了?她怎么还不醒呢?”

        裴慈恩微笑道。

        “你姐姐是遇到贵人了,她已经没事来了,很快就会醒来了!”

        少年见裴慈恩已经吃完的罐头,眉头一挑。

        “居然是炖肉,慈恩,你居然用来救一个不相干的人!”

        一罐特殊的炖肉,就是一个超凡者!

        无论何时,这都是难得的物资。

        裴慈恩将空罐头放在木屋里,转身离开。

        “不是我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给的。”

        闻言,少年更加惊奇。

        他对裴慈恩口中这个人,也提起一分兴趣。

        很快,一大队人马走了进来。

        中间一个兽车里,还传出男女嬉戏的声音。

        “少爷,你好讨厌。”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兽车停了下来,车里的朱自大探出一个头来。

        “怎么回事?怎么停了?”

        先前开路的马夫,来到兽车旁边。

        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成功激起了朱自大的怒火。

        “格老子的,在西九十三区,还有不长眼的敢管孬子!”

        “你给我看好那人,我穿个衣服。”

        那人来到前面,得意的看向少年。

        “哼!小子,这次,你想跑都跑不了。”

        少年嗤笑一声。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跑了?”

        不一会儿,朱自大从兽车下来,手里拿着长枪。

        “格老子的,人呢?”

        只见一个脚步虚浮,黑眼圈浓重的瘦子,走上前来。

        “就是你骂的孬子?”

        “你不知道孬子是谁吗?”

        ——————

        走在大路上的沈星两人,已经兜兜转转走了许久。

        “星哥,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一个客栈。”

        白宝莱头顶冒出问号。

        “一个客栈?哪个客栈?”

        他在这里上班多年,都不知道还有客栈!

        “到了!”

        沈星停在一处偏僻的地方,除了一座客栈,周围空无一物。

        看见门口上的牌匾,白宝莱震惊了。

        “真‘一个客栈’啊!”

        沈星抬脚走入客栈,一个服务员立刻迎了上来。

        “两位,咱这店不对外营业。”

        白宝莱皱起眉头。

        “你这不是客栈吗?我们难道不是客人?”

        那人却只是笑笑。

        “是客人,但我们不营业。”

        沈星望向那人,明明有五阶实力,却只是一个服务员。

        “有人叫我来的。”

        闻言,那人立刻换了脸色。

        “既这样,两位楼上请。”

        白宝莱靠近沈星,轻声问道。

        “星哥,谁请咱们来了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二楼,一个房间,两个人正在下棋。

        “来了!”

        咚咚!

        “主教。”

        “进!”

        那人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待沈星两人进入之后,将门拉上,便转身离去。

        “沈小友,又见面了。”

        裴翰林抬起头,望向沈星。

        在裴翰林对面的中年人,也是转过头来看向沈星。

        “这就是裴老你说的那位吧,果然一表人才。”

        沈星在听见那人的声音后,就知道叫他来的人是谁了。

        “沈小友,坐吧。”

        中年男人则是看向白宝莱,笑道。

        “白宝生的儿子,你也过来坐吧。”

        两人坐在两边,而裴翰林两人,继续下棋。

        中年人看向沈星。

        “会下棋吗?”

        沈星摇摇头。

        “不会。”

        倒不是他谦虚,他是真不会围棋!

        沈星扭头看向裴翰林。

        “你是日月教堂的主教?”

        “是。”

        “你来过我的梦里?”

        “是。”

        “你阻止过我进入那画中世界?”

        “是。”

        “.....”

        一连三问,沈星沉默了。

        白宝莱一脸懵逼,原来他们早就见过!

        裴翰林落下一颗黑棋,轻笑道。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一时之间,沈星想不出还有什么要问的。

        中年人落下一颗白棋,开口道。

        “裴老,你就这么看好他?我儿也不差啊。”

        裴翰林摇摇头。

        “不是我看好他,是命运选中了他。”

        听着两人的聊天,沈星疑惑的开口。

        “裴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裴翰林再次摇摇头。

        “时机未到!”

        “在你应当知晓之日,自会知晓。”

        “哈哈哈!”

        中年人发出爽朗的笑声。

        “裴老啊裴老,你还是这么喜欢故弄玄虚。”

        白宝莱十分赞同的点头。

        “这位大叔,你认识我爹啊?我咋没见过你呢?”

        中年人看向白宝莱。

        “我叫司徒长风,你说我认识你爹不?”

        白宝莱一个后仰,嘴巴张大大,立刻用手捂住嘴巴。

        不让自己大叫出来。

        “你...你...你...”

        “你是司徒管理者!”

        司徒长风再落下一颗子。

        “咋咋呼呼的,跟你爹当年一个模样,看看这位沈兄弟,多淡定啊。”

        其实沈星心里也很震惊,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毕竟能打造出超级堡垒的强者,谁不想一睹真容呢。

        这时,刚才那人再次返回。

        手里端着一些小菜,还有一壶酒。

        司徒长风惊喜起身。

        “哟,裴老,你居然舍得拿出你这珍藏了数十年的百兽酿!”

        司徒长风拿起酒壶,重重的吸了一口,满脸的陶醉。

        “酒嘛,总得喝不是,总不能有一天入土了,让它陪葬吧。”

        “那平时我来,怎么不见你拿出一点儿招待我啊?”

        裴翰林手上的戒指轻轻一抹,棋盘便消失不见。

        “酒虽好,但不可贪杯!”

        司徒长风倒好一杯酒,放到裴翰林身前。

        “你这老头,明明就是舍不得。”

        随后,给沈星倒了半杯,给白宝莱倒了一口。

        然后给自己倒了整整一杯。

        白宝莱不服气道。

        “司徒垒主,你给自己倒了这么一大杯,给我星哥倒了半杯。”

        “就给我倒一口啊,这也太欺负人了。”

        “哈哈哈!”

        司徒长风再次大笑出声。

        “你小子,还真跟你爹一样!”

        “一样的英明神武?”

        “一样的不知天高地厚!”

        司徒长风端起酒杯,放到鼻子前,用手扇着闻了闻。

        “这百兽酿啊,可是独一无二的酒,今天能够喝到,还要托这位沈小友的福。”

        “裴老,走一个?”

        裴翰林举起酒杯,沈星和白宝莱也跟着举起酒杯。

        “你们两个随意,别一口喝太多。”

        裴翰林出声提醒。

        叮!

        酒杯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司徒长风直接仰头一口喝光,眼睛都眯了起来。

        白宝莱嘟囔一句。

        “不就是一杯酒嘛,谁没喝过一样。”

        直接学着司徒长风的样子,一口闷完。

        顿时摇头晃脑,手脚都跟着晃动起来。

        十秒钟后,‘啪’的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哈哈哈,这小子,还真跟白宝生一样逞强。”

        看见白宝莱的惨状,沈星轻轻抿了一口。

        只感觉一股清凉,顺着喉咙钻入胃里。

        接着便是一阵火热,像烧开的水一样翻腾。

        紧接着,沈星头顶冒出一股热气,他感觉全身舒畅,好像有什么开关被打通了一般。

        “沈小友,感觉怎么样?”

        司徒长风一脸期待的看向沈星。

        沈星思索一番,开口道。

        “好像经历了冰火两重天,身体里的某些堵塞的地方,被冲开了一般。”

        司徒长风一拍大腿。

        “好!好一个冰火两重天!”

        “裴老,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裴翰林没有说话,轻轻放下酒杯,夹起一口小菜。

        沈星只感觉整个人有些飘飘然,好像能感受到体内气血的流动。

        另一边,朱自大正迈着虚浮的步伐,一枪刺向挡在他面前的少年。

        “格老子的,孬子看上你的女人,是你的福气。”

        “你还敢给孬子一巴掌,给孬子死来!”

        看着刺来的一枪,少年一动不动,只是眼底的冷意更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