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扁栀周岁淮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140章 这家伙,发病了?!

第1140章 这家伙,发病了?!

        周岁寒听见顾言这话,是真的想打道回府。

        但恰好家里打电话过来。

        周国涛跟元一宁在电话里急切地问周岁淮什么时候回家。

        周岁寒说了这里的情况。

        元一宁在电话里也是说:找扁栀说说。

        就回个家,他们也不为难,元一宁觉得,扁栀不会这么不通情达理。

        天下的女子都这样,嫁了人,便的顾忌对方的家人,顾忌在对方家里人的印象,总得想着日后的相处,心里难免有怨气,可说到底,结了婚,再不喜欢,对方的妈,你也得喊一声婆婆。

        元一宁自己就是别人的媳妇,所以里头的道理也是明白的。

        外加扁栀心软,她觉得扁栀回来,应该问题不大。

        家里人已经开始准备了,丝毫没有考虑到如今不愿意回去的,可能会是周岁淮。

        周岁寒问过剧组那边了,周岁淮还是辞演了,剧组已经准备换人了。

        周岁寒感受到周岁淮要脱离国内,一心跟扁栀呆在国外的决心了。

        周家的财产也留不住周岁淮,这些东西,在毒蝎面前都不够看的,再说了,也就这些东西,也都是扁栀手指头里流出来的,否则周家现在还在举步维艰呢。

        周岁寒在扁栀面前,真的没办法太硬气。

        所以,他为难着,也还是找了扁栀一趟。

        趁着周岁淮去准备晚餐的食材,坐到了扁栀对面的位置上。

        彼时,扁栀正在看老师刚刚出来的报告,头没抬,还以为周岁淮又回来了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一边抬起头,一边取笑着说:“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去——”

        在看到对面的周岁寒时,扁栀嘴角的笑意凝固了片刻。

        等到眸底的柔色都退干净了,扁栀才微微蹙眉,“你怎么在这里?”

        周岁寒知道自己不被待见,叹了口气,“别搞连坐啊,家里的事跟我没关系,干嘛啊,现在也跟着不高兴我啊?”

        扁栀对周岁寒没什么意见,就是觉得周家人每次出现都没好事,她都产生应激反应了都。

        “嗯,有事?”周家百废待兴,周岁寒出现在这里,不为她,那就是为周岁淮了。

        果然。

        下一秒。

        周岁寒说:“家里想要你们回去一趟。”

        扁栀当然不会以为,周岁寒说“你们,”里头包括她了,就是说破了天去,周家人在乎的也只有周岁淮。

        她淡淡点头,“我这里有事,你问问周岁淮,他要是有空可以回去一趟,我没阻拦过他的任何行程的。”

        这是实话。

        再说了,这是国内,没国外那么乱,周岁淮要去哪里,连保镖都不用,直接回去就可以了。

        只要他自己愿意的话。

        周岁寒抿了一下唇,周岁淮要是愿意,他就不用找过来了。

        那可不就是需要个中间人么。

        “岁淮挂心你,不肯走,要不这样,等你们这里事情办妥了,一起回去一趟?”

        扁栀不喜欢绕弯子,对周岁寒也没必要,她沉默了一下,没把话说的太绝情,只是口吻轻轻的说:“之前,把我丢在机场,我想,周家也没把我当做儿媳妇,周家我就不回去了,我还是那句话,周岁淮什么时候要回去我没意见,其余的,就算了。”

        扁栀淡淡的说。

        其实她眼睛看不见之后,她有了许多感悟。

        人嘛,活一辈子,先要取悦的,就是自己。

        要开心,要恣意,要顺心,别为了顺别人的心,为难了自己。

        否则,一辈子回头看的时候,总也在为别人。

        若是从前,为着表面功夫,她也不是不能回去周家一趟,可如今,她不愿意了,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她不干了。

        扁栀说的挺直接的,“以后周家的事情都别找我,直接找周岁淮吧,你们跟他关系近,找我反而是奇怪了呢,如果周岁淮自己不愿意回去,我也没必要为了随时会舍弃的人,去惹周岁淮不高兴,也没这个道理,你说是不是?”

        扁栀是理科生,她的逻辑思维能力,只要她想,别人休想把她绕进圈子里去。

        扁栀这里说的挺好的。

        周岁寒也有点无奈,在想说点什么,皮鞋声从后头过来。

        周岁淮脸上满是寒意,冷冷的看着周岁寒,或许是碍于扁栀在,他没有将所有的情绪外放出来,克制的压着情绪,不过,周岁寒在他对面的位置上,还是能够瞧见他隐忍着攥住的拳头。

        “你找她做什么?!”这话一出,口吻沉沉的砸过去,周岁寒心里一下子有些难过起来。

        “没什么,”周岁寒叹了口气,终究是自己家作孽太多,“就是想着跟扁栀说一声,有空回家坐坐。”

        “你们会想她回去么?”周岁淮冷笑一声,没给让任何人脸,“怎么,家里生意又出什么问题了?得帮?仗着我,非得拉一把是么?之前为难的时候,没见你们这么好说话过,不回去,也不想回去,叫别人别来找我!要我说几遍!”

        周岁淮的口吻很冲,情绪一下子就被带起来。

        扁栀眉头一锁,立马抬头看向遮挡在自己面前人的背影。

        当下的第一时间,扁栀就发现了。

        周岁淮的情绪,不对。

        扁栀眼神示意周岁寒赶紧走,周岁淮这里前进一步,逼迫感太重了!

        周岁寒也发现了。

        这家伙,发病了?!

        扁栀跟周岁寒点头,眉头皱的更紧了——应该是。

        周岁寒倒吸一口凉气。

        眼神跟扁栀说——那我先走,这祖宗发病起来惹不起!你有事找我,我还没走!

        扁栀点点头。

        周岁寒立马手刀撤退。

        这也不怪周岁寒害怕,发病的周岁淮像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只要你敢触及他的逆鳞跟底线,他现场给你表演原子弹爆炸。

        第一次他发病的时候,家里不知道,几个表兄弟开玩笑的说了句扁栀的不好,也没说什么不好,也就只说了句扁栀性子冷。

        结果!!!

        那人被周岁淮拿着拖鞋,狠狠的抽了一百八十个嘴巴子。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愣愣的瞧着,最后上去拉的,都被周岁淮狠狠的从楼梯上丢下去。

        周岁寒就是被丢下去的一个,现在想起来,尾椎骨还是痛的。

        这家伙太狂野,他真心不敢惹。

        当年被拿拖鞋抽了一百八十个的人,如今看到周家还得绕道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