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妻乖巧软糯,大叔夜夜轻哄在线阅读 - 第346章 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第346章 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微风吹过树叶,四下泛起一阵空泛的风声。

        宋云手里握着那只香烟散出雾气,还没来得及成型就已经被吹散。

        她垂下眸,顺势将燃尽了的烟蒂扔在地上,鞋子踩上去碾了几下。

        再抬起头时,眉目里是温淡无辜的笑容。

        “没有那回事。”

        薄彦辰面色凝重,正要开口,却被女孩抢白。

        “哥,我自己逃回来的。”

        “你自己?”

        他心有怀疑。

        宋云“嗯嗯”了两声,歪了歪头对着他笑了一声,“你看起来不相信?哥,我能在他身边呆两年还好端端的,顺便还搜集到他犯罪证据,难道不足以证明我的能力吗?”

        “那些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这一点,薄彦辰当然清楚。

        薄力靖生性谨慎,他和外界熟知的反社会人格的人不一样,许多是没有感情,没有社会意义上的规矩和责任感,很容易无差别攻击路人,享受虐杀快感。

        但他不一样。

        他很规矩。

        最近十几年来,连与人争执都不曾。

        更是努力研读心理学,对外的表现比寻常人还要温和。

        “情绪稳定”几个字在他身上显露无疑,可那并不是因为他性情好,而是因为……他看待任何人,都和看待动物一样。

        如此伪装,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能更长久地享受某些快感。

        在国外,他特意去往那些三不管地带,尽情放松过——

        想到这些,薄彦辰上上下下打量过宋云几眼,暂时按下了心中怀疑,“那些事,我没有向娇娇提过。”

        “知道。太过残忍,不适合她。”

        宋云往后看了看,还朝顾娇娇挥了挥手,示意她别担心。

        “娇娇是我唯一的朋友,我自然不会伤害她……哥你放心吧,这次回来,我也是安心想过日子的。”

        “真的,你别不信我。若我想做什么,这两年来有无数次的机会和他同流合污,但我都没有不是吗?”

        话虽如此。

        但男人眼底的怀疑仍旧不曾褪去,眸子漆黑像一团浓郁到化不开的墨,蓦地想起来小时候她跟在薄彦霖身后,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是全家的开心果。

        他垂下眸,低声道。

        “阿霖的仇,报了一半。是你的功劳,他在天上,都在看着。”

        宋云离开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望着天上。

        很晴朗的天气,大片大片的云朵。

        小时候大哥最喜欢抱着她,说。

        “云云的名字就像天上的云,很白很干净,我们云云小朋友,要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

        宋云很快摇了摇头,强忍着心中酸涩,很快走远。

        “云云,大叔他对你说了什么?没为难你吧。”顾娇娇皱着眉往远处看了看,时隔三年她虽对宋云有些陌生,可终究还是了解大叔的。

        刚刚看向云云的眼神就很不对劲。

        后来硬生生拽着她离开的动作,更是粗暴又不讲理。

        绝对有问题!

        “安啦,我可是他亲妹妹,不过就是怀疑我这三年干嘛去了,怕我违法乱罪嘛!毕竟我们薄家,一贯是最遵纪守法哒。”

        “这样……”

        “进去吧进去吧,外面风大呢,兜兜不是前阵子才做了手术,可不能着凉。”

        两人牵着兜兜进去,宋云坐在沙发旁,继续和兜兜玩他们的拼图游戏,整个客厅都回荡着两人的欢声笑语……

        薄彦辰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心爱的女人在厨房帮忙,妹妹陪着儿子玩耍,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忽然明白了薄彦霖曾经说过的话——“阿辰,我们是一家人。是无论欢乐悲伤都要分享的人,也是可以完全信任对方的血脉之情。”

        “血脉之情。”他喃喃出声,自嘲地笑了笑,“这种东西,我的血脉里,有吗?”

        薄彦辰很快拿出了手机。

        讲了几句便挂断,但仍旧被从厨房里出来的顾娇娇看见。

        她怔了一下,“大叔,你在给谁打电话?”

        怎么隐隐约约地听到了“警察”两个字。

        “老严。”

        男人直白说出答案,黑眸里情绪温润,笔直望入她眼底,不曾有一丁点隐藏。

        顾娇娇松了一口气,乖软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羞赧之色,“他呀?我还以为你要叫人过来干什么呢……”

        那一声“警察”,可能是听错啦。

        女孩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他身边,“对不起奥,刚刚那瞬间我还有点怀疑你的动机。毕竟你对云云的态度,实在不像是对待久别重逢亲人的样子……”

        “对待亲人,应该什么样子?”

        “当然是冲过去拥抱她关心她呀?反正不会像你刚刚那样,一边吃惊,一边凶巴巴地将人拽出去。”

        她忍不住轻声吐槽,继而拉过他,细白的手指落在他胸膛上指了指,很认真地交代着,“云云这几年经历了不少事情,和学长也分了手。她真的受了很多苦,你可千万不能再让她去联姻什么的……要对她好一些,安抚一下她受伤的心灵。”

        薄彦辰黑眸一瞬不瞬盯着她,却始终没有说话。

        小姑娘蹙起眉,手指戳他的动作用了些力气,“大叔,你听到了没有呀?”

        “听到了。我……尽量。”

        “好哦!”她本来是要回厨房的,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蓦地转过身站在男人面前,白软乖巧的脸蛋微红,轻轻眨了一下眼睛之后软软告诉他,“你乖的话,我其实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小姑娘脸颊染了些绯色,那抹红晕一直蔓延到颈项上,染红了白皙的脖颈。

        薄彦辰俯下身,黑眸灼灼凝望着她颇有兴致,“什么好消息?”

        “唔……就是,昨天我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大……”

        “先生,夫人!警察来了。”忽然间,佣人从外面急匆匆进来,慌张地打算了两人说话。

        顾娇娇嘴里的“大姨妈”三个字还哽在喉咙,蓦地意识到刚刚她其实没听错这件事。

        而后看见穿着制服的人走进来,径直朝宋云走去。

        她茫然地抬起头朝身侧男人望过去。

        “大叔你、你不是说没报警吗?”

        “我没打给警察。”男人语气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扬起眸望向客厅,和来的人打了招呼,看着他们带走宋云后,才点点头道,“老严判断过后觉得应该通知警察罢了。”

        “你——”

        顾娇娇觉得自己脑袋都嗡嗡嗡的,顾不上和他争吵,立刻追出去。

        “不好意思,警察同志,请问我朋友犯了什么事让你们要带她走?”

        “让她配合调查而已,最近关于某个逃犯的事情,她应该掌握了不少线索。”

        “逃犯?”她更懵圈了。

        云云怎么会和逃犯扯上关系?!

        “我没事的娇娇,你别太担心。”宋云还有心安抚她,旋即扬起眸看了看她身后的方向,男人如山颀长的身躯站立在一起,单手按住了闹腾的兜兜,一双黑眸直直凝着她的方向。

        警告之意格外明显。

        宋云立刻住了嘴,转身跟着他们上了车。

        “云云!”

        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回来的闺蜜被警察带走,顾娇娇心底一阵焦虑,冷着一张脸急忙走回到某人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

        她厉声质问,脸蛋上哪还有半分先前的乖软可人。

        便只是紧盯着他,像是他只要说错一个字便要与他一刀两断的冷漠。

        “云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对她态度那样奇怪?为什么一看见她就要报警把她带走?”

        “你说话呀,光看着我干什么!”

        不管她怎么质问,抓着他想要一个答案。

        可男人依旧不动如山,那张英俊的面庞上分明没有半分情绪起伏,深如浩瀚大海一般的眼眸微微眯起,将她所有愤怒不满、焦虑慌张都收入其中。

        而后如同打在棉花上,没有任何回应。

        “大叔……你说句话啊。”

        她没力气闹。

        情绪一下子大起大伏的,整个人都有些受不住的头晕目眩起来。

        大半个身躯都趴伏在男人身上,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气无力……

        “爸爸,你别惹妈咪不高兴!”小家伙在一旁帮腔。

        他虽不明所以,但却知道妈咪天下第一重要,不管是谁都不能惹他最爱的妈咪生气。

        于是扬起脑袋,脸颊鼓鼓囊囊地警告着。

        “不然这一次,不管多少顿炸鸡兜兜不要原谅你啦!”

        母子俩同时点了点头。

        他们始终统一战线,态度坚决。

        薄彦辰沉默地看着这一幕,嘴唇紧闭着,唇角微微往下压了压,尽量克制住胸中无奈涌动的情绪,嗓音低哑地解释。

        “如果她没犯事,警察问了话,今晚就会放她回来。”

        “真的吗?”

        “那我们今晚就去接云云。”顾娇娇十分笃定,一下子便放松了下来。

        小家伙“嗯嗯”了两声,跟在自家妈咪身后,像个小跟屁虫一样,格外乖巧,还说“兜兜要陪妈咪一起去。”

        薄彦辰狐疑蹙眉。

        他实在不懂小姑娘的自信从哪里来。

        许是因为,她并不知道这失踪的三年时间里,其中两年多宋云都跟在薄力靖身边。

        在国内还好,最多不过商战,手段虽不一定上得了台面,却也不会太过分。

        但薄力靖每年去往国外的两个月时间也不曾落下她。

        期间发生过什么,宋云又见过一些什么样的画面才变成如今的心性,谁也不清楚……

        事实上。

        当天晚上,宋云的确没被放回来。

        顾娇娇呆呆在警察局外等了很久很久,带着兜兜想进去问,却被人以还在调查的理由拒绝了探视。

        最后只是着急地想帮云云请一个律师,可却得知她拒绝了……

        “为什么云云不要律师啊?是不是发生了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大叔……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她没有了办法,小脸低垂着,带着凌晨风霜侵染的冷意从外面赶回来。

        兜兜被她安排去洗漱睡觉。

        她则是看着书房还亮着的灯,透过虚掩的门瞧见桌后坐着的那道熟悉身躯。

        本想直接推门进去,可最终却迟疑了一下,将手收回,迅速回到一楼厨房。

        再推开门进去时,薄彦辰看见女孩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灯光下她脸蛋格外干净,眸光澄澈微亮,白皙的小脸上透着很淡很淡的笑意,走到他身边将那碗温热的银耳莲子羹放下,“大叔,工作累了吧?要不要吃点宵夜再继续?”

        “我刚刚亲手熬的,还热着,你试试看。”

        她嗓音温软,似是生怕他拒绝,还主动拿起了勺子舀起银耳送到他唇边。

        这下,薄彦辰当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张嘴吞下。

        味道不算好,寡淡无味的。

        自然,他一个大男人,本也不爱这些汤汤水水的东西,平日里食谱上更是极少出现。

        但此刻在女孩熠熠闪烁的眼眸下,仍旧认认真真点了头,“还不错。”

        “是吗?那多吃点。厨房还有,我熬了一大锅呢。”

        “……一碗就够了,多了胀。”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微僵,但还是掀开脆弱嫣红的小嘴“嗯嗯”了两声,“你说了是。”

        她格外殷切。

        连动作都在无形中透着一抹讨好的意味。

        至于目的。

        两人心照不宣。

        直到碗见了底,顾娇娇才终于正色道,“大叔你饱了的话,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小忙。”

        “说。”

        “能不能打听一下云云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一直在调查中……我去问了,他们说不能探视。”

        男人目光重新移回电脑上,继续回复着邮件。

        听完后也只是淡淡回应,“那就是还没调查清楚。”

        顾娇娇一窒。

        很想一拳打在那张没有表情的臭脸上。

        云云可是他的亲妹妹!

        这货也太无情了!

        可理智告诉他,大叔理应知道内情,白日里对云云的态度就很不好,现下自己如果再惹恼了他的话,再想救云云只会更难。

        便强忍着那些怒火,漂亮的脸蛋上还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软软抚过他的肩,嗓音糯得不像话,“那人家也会担心嘛……大叔你就帮帮忙呀,不然我今晚都睡不着觉。”

        小姑娘委屈巴巴的。

        薄彦辰打量了她几眼,瞧见她眉目里假装出来的温柔乖巧,心中微哂,却仍旧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仰躺在椅子上,温声开口。

        “这件事你插不了手。”

        “很严重吗?”

        顾娇娇心下一紧,握住他的手,“是犯了刑事案?伤人了?还是……”

        男人不发一言,只黑眸灼灼凝着他,其中深沉情绪不言而喻。

        她心中更加忐忑不安,慢慢张开脆弱漂亮的小嘴,呼吸一沉,“更重的案子?”

        难道是……杀人放火之类的?

        天!

        不可能吧?!

        “云云不是这样的人,她不会伤人的。”

        薄彦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不愿她那样激动。

        “伤没伤人我不知道,但至少,警方会找她配合追查逃犯。所以短时间内不会放她回来。”

        “追查什么逃犯啊,云云为什么会跟逃犯扯上关系?大叔,到底怎么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因没有头绪而慌乱无措。

        一下子整个人都慌了起来,心跳因为过度担忧而加速跳动。

        小脸上的嫣红痕迹早就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男人看在你眼里,疼在心里。

        却又无论如何都不想她牵扯到薄力靖的事情里,便一把将那无措的小姑娘拉到怀里。

        不顾她抗议按在腿上坐着,强行让她冷静下来,只等到女孩的脸色稍好看了一些后,薄彦辰墨眸才闪烁了下,附耳低声道。

        “我忽然想起来,你说今晚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是什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