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妻乖巧软糯,大叔夜夜轻哄在线阅读 - 第347章 那我们就离家出走!

第347章 那我们就离家出走!

        男人低沉的嗓音落在耳里,顾娇娇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窒了一下。

        手指无意识往下,落在了小腹上。

        “嗯?”

        下巴被他挑起,女孩被迫抬起头与他目光对视。

        空气微微窒了一下,她抿紧了唇,却是好半晌都没有说话,只是杏眸直勾勾望过去,“那你呢,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云云身上发生的事。”

        薄彦辰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微顿,如墨色的黑眸里弥漫开一层霾色。

        最后笑了一下,松开手。

        “你心里都清楚,何必多问。”

        顾娇娇听后,茫茫然又慢吞吞地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掩住里头水雾朦胧,看不出真实情绪。

        “原本我只是猜测。”

        她细白的手指紧紧捏在一起,贝齿轻咬住下唇,唇色微微泛白,连说话的声音都格外细。

        “新闻里报道了你和薄力靖的事情,还说他是在逃犯……云云又这么巧地在薄力靖出逃的时候出现。现在还因此被警方带走调查,稍加联想就能猜到其中关联。”

        “但我尽量不往那方面想啊,可你如今这样一说,就知道真是如此。”

        察觉到她情绪低落,男人厚实的手掌缓缓抚过她背部,无意之中安抚着她的情绪。

        可女孩的身体还是细微颤抖着。

        “昨晚上我问过云云,这三年她都经历了什么。她只一笔带过,说在国外生活,近期才回到海城。可我太了解她了,她必然是因为经历了很可怕的事情,不愿意吓到我,所以不说。”

        “或者……不方便告知。”

        顾娇娇用力按着心脏,里头莫名的发闷,仿佛有一颗沉重的石头压在上面,让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四下空气微润,薄彦辰蹙眉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嘴唇蠕动了下,想说什么的,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收了回去。

        无从安慰。

        宋云的事情是既定的过去,无从更改。

        她经历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

        如今能做的,无非是让她去警方那边配合调查,如果真有嫌疑那就洗清嫌疑,必须要趁此机会彻彻底底和薄力靖分隔开。

        那样的人,不应该在宋云身上留下阴影。

        “大叔,你帮帮云云吧。她毕竟是你的亲妹妹……至少找个律师去看看她,万一需要人帮助呢?”

        女孩手指紧紧捏着他的衣角,再扬起脸时,那双澄澈分明的眸子已经泪汪汪的。

        薄彦辰不为所动。

        她眼底的那抹希冀便一点点消失,直到最后彻底不存在,被一抹漠然取代。

        “为什么呢?”

        小姑娘擦干眼泪,满脸疑惑地质问他,“大叔,云云是你的亲妹妹。她就算当初毁诺逃婚,就算这两年跟在你的仇人身边,可……现在连帮都不能帮忙吗?”

        “对你来说,打探一下她的情况。照顾她让她好过一些,明明只是举手之劳。”

        女孩越说越激动,薄彦辰的模样就越沉默。

        “还是因为,她帮过薄力靖对不对。”顾娇娇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你恨薄力靖入骨,所以所有站在他身边的人都要赶尽杀绝,云云也不例外吗?”

        “可她毕竟是你的亲——”

        不、不对。

        她恍然想起来。

        唐仁也是大叔的亲弟弟来着。

        可这次的事情后,唐仁被抓,刑期极重,顶格执行不容上诉。

        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薄彦辰闭了闭眸,俊脸深沉如冰,也不曾说出一个反驳的字。

        解释不清,更……不需要解释。

        宋云回来太巧合,若非带有薄力靖的任务,否则对方根本不会放她离开。

        如今她去警方调查,也许可以问出来目的。

        怀里的女孩不知何时已经推开他起身离开,只留下一道是纤细却决然的背影。

        开门出去的时候,侧脸温淡而疏离,连看都没再多看他一眼。

        薄彦辰心知小姑娘向来心软,如果宋云身怀目的,从她身上下手最是简单不过。

        若是往常,将计就计也并无不可。

        但如今,他不会允许任何可能伤害到他们母子俩的情况出现。

        夜色昏沉,直到隔壁主卧室关门的声音响起,办公桌后的男人才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把宋云的事情传达到羡云集团。”

        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有的人,也许极为乐意。

        ……

        第二天。

        顾娇娇又跑了一趟警局,得到的结果是宋云暂时没事,但她也不愿意见自己。

        问了很久原因,工作人员告诉她没有回应,她便也只能放弃。

        思前想后的,觉得还是先弄清楚云云被抓进去的原因,对症下药才行。

        便在网上寻了几个联系方式,一个个打了过去。

        “喂您好,是安心调查事务所吗?”

        她慢慢找到了合适的事务所,急着开车离开。

        没过多久,天色昏沉时,最后一缕夕阳即将落下时,刚刚的位置重新停下了一辆黑色汽车。

        一道瘦削的身躯出现,和电话里的人确认过之后,径直往里走进去。

        时间刚好。

        宋云从里面走出来。

        脸色温淡干净,甚至还隐隐能看出一丝红润,看得出来这一天一夜,她没有受什么苦。

        工作人员很客气地送她出来,告诉她已经解除了嫌疑,只告诉她短时间内最好不要离开海城,因为随时都有可能需要她配合工作。

        “好的,我如果离开的话会向你们报备。”

        宋云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离开,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机和手表一类的物件,转过身走了出去。

        若是换做别的女孩,或者三年前的她,进了警察局里被审问,总归会有些紧张畏惧,出来时精神高度集中之后,人也会十分疲惫。

        可此刻的她面带笑容,神色轻松,仿佛是去逛街从商场出来一样简单。

        从来没人知道,更危险紧急的情况,过去的三年里,她都经历过无数次。

        那些残忍血腥的东西,战乱的地区有人在她眼前被一枪爆头,鲜血溅射出来正落在她脸上,像极了噩梦里曾经出现过各种恐怕场面。

        薄力靖甚至曾经抓着她的手,让她一点点解剖尸体……

        娇娇问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会让自己性情大变,竟好像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学不会笑了一样。

        现在想来,大约是只能强迫自己封闭感情,减少对外界的共情力,才能不至于精神崩溃,才能活到现在。

        可忽然间,她抬起头时,望见了外面站着的一道人影。

        男人穿着一身西装,瘦削的身躯被裹覆住,显得气质更是衿贵,他的脸很干净,五官更是绝佳的端正,举手投足之间带着长年养尊处优才有的贵公子气息。

        “云云。”他沙哑的嗓音落入耳里,宋云蓦地僵在原地。

        竟然……不是梦。

        “云云,我来迟了。”

        宋云很难形容自己那一刻的心情。

        因为男人的出现,因为他那样简单的几个带着一丝愧疚的字眼,内心里便彻底兵荒马乱无所适从起来。

        她用力掐了掐手掌,尖锐的指甲深深嵌入到肉里,强烈的痛楚刺进去,才能勉强让她的理智回笼。

        修长的脖颈扬起,宋云脸上浮现出一丝客气而疏离的笑。

        她终于能说出遇到景琛之后的第一句话。

        “好久不见,二少。”

        ……

        深夜,顾娇娇才回到家里。

        从车上下来时提了一份炒面,但显然没有什么吃的心情,整个人灰头土脸的不说,一双漂亮的眼睛里都没有光了……

        守在门口等了好久的兜兜抬起头,赶紧跟在她身边。

        “妈咪,你回来啦?”

        “嗯,兜兜饿了没?跟妈咪一起吃个宵夜?”

        “好哒!”

        有吃的,小家伙总是格外热情,便就立刻爬到了餐桌上,一边吃顾娇娇分过来的炒面,一边眼巴巴望着她。

        吃了几口,发现她还是垂头丧气的样子,便有些心疼了。

        “妈咪,你是不是不高兴呀?”

        他忽然连食欲都没了,赶紧走到她面前,拉了拉她的手,“妈咪,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跟兜兜说呀?兜兜会帮你哒。”

        “你这样不开心,兜兜也会跟着不开心。”

        察觉到自己影响到了小家伙的心情,顾娇娇这才羞重新整理好自己,索性将他抱到了怀里,将下巴搁在他光溜溜的脑袋上,轻声道。

        “一点点啦,妈咪今天出去找人帮忙,想要调查一下你姑姑身上发生的事情。结果……整个海城都找不到人愿意接单。”

        顾娇娇长长叹了一口气。

        整个人脸都垮塌了下来。

        她实在是有些担心云云,可一时间又真的找不到办法帮忙。

        “没关系啦,明天兜兜陪你再去找找看嘛,也许是因为没有找到厉害的人咧?”

        “是哦,兜兜最乐观啦!我们兜兜说的话一定会实现,你说能找到就一定能找到。”

        “嘻嘻!”

        好不容易气氛好一点,母子俩欢乐和谐了没有十秒钟。

        忽然间楼上走下来一道身影,紧接着便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找三天你也不可能找到。”

        “为什么?”

        “你的委托海城没人敢接。”薄彦辰手里端着玻璃杯,倒了一杯白水,人便倚靠在饮水机旁,动作慢吞吞地喝了起来。

        他双腿交叠,单手插兜斜靠在墙壁上,喝水时眉目微垂,加上身上清爽的家居服,矜贵气质显露无疑。

        见他不说话,顾娇娇脸色又有些白。

        她皱起眉,连带着怀里的小家伙也跟着紧张起来。

        母子俩一起扬起脸望过去,“什么叫没人敢接?云云这个案子牵涉也没有那么大才对……她只是有些嫌疑,怎么也不至于到无人敢接的地步。”

        “对呀对呀,为什么呢?”

        “等等。”

        见到男人理所当然的态度之后,顾娇娇忽然想到了一些很可疑的情况。

        自己今天跑了十几家事务所,每家都是接待自己的时候非常热情,可当听到来意之后便立刻变了脸色,不是说事务所里人手不足,就是说这个案子太过复杂,他们事务所庙小接不下。

        甚至离谱的还有人直接说负责人摔断腿住院,最近关门不接单!

        原本还觉得就是自己倒霉,加上事情确实麻烦。

        可现在回想起来,却忽然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巧合!

        顾娇娇蓦地抬起头,目光如炬望向那边的男人,“是你故意不让他们接我的单?!”

        “嗯哼。”

        男人非但没有心虚,甚至很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是我做的。”

        “靠!”

        顾娇娇一下子没忍住爆了粗口。

        她整个人脸色都变了,手里的炒面顿时也不香了。

        把小家伙往地上一放,“腾”的一下站起身,迅速走过去站在男人面前,伸长手臂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领,大声质问。

        “薄彦辰你什么意思?!”

        “咳咳!”她的手掐住了喉头,薄彦辰呛咳了两声,示意她松开一些,“娇娇,你想谋杀亲夫吗?”

        女孩朝他比了个“刀了你”的手势,模样凶狠,像是他说不出合适的理由,便会真的谋杀掉他。

        薄彦辰黑眸微微眯起,眸光一瞬不瞬望入她眼底,蓦地笑了一声。

        “你威胁我也没用,娇娇,这件事我不会让你碰。”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男人没什么耐心去解释这件事,眉宇蹙拢,直接将她的手拿开,低声警告。

        “很危险,你离远点。”

        危险吗?

        顾娇娇神色一怔。

        她只下意识想着。

        大叔说那么危险,自己可以远离,那云云呢?

        “云云怎么办?危险的事情她能逃脱吗,如果有人要伤害她,她怎么办?”

        薄彦辰抿着唇,不发一言。

        空气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两人站在原地对峙着,一个是分外的紧张和严肃,另一个却是毫无所觉的平和。

        两方对峙,总有一方要败下阵来。

        顾娇娇却是终于忍受不了,伸出手一把将他的玻璃杯拿开,瞪大眼睛盯着他,“大叔,你说话啊!”

        没水喝了。

        男人终于垂下眸与她对视,神态却还懒洋洋的,“说什么?”

        “说、说你会派人保护云云,会救她,还有……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他神色冷淡,嗓音在夜色中有些嘶哑。

        “我不能做出保证。”

        “那你还不让我找人帮忙?!!”一想到这,顾娇娇就很生气。

        可男人听她还想掺和自己,俊脸瞬间就沉了下去,二话不说转过身直接上楼。

        “大叔,你去哪?”

        “你别走啊。”

        小姑娘心急,一边担忧云云的情况,一边又想着怎么说服大叔帮帮忙,便立刻跟了上去。

        身后本来在吃炒面的小家伙,也咚咚咚爬上楼。

        “我管不了那么多,云云是我最好的闺蜜。过去三年来她受了那么多苦,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任她不管。”

        “对!姑姑对兜兜超级好的,要帮姑姑。”小家伙奶声奶气地附和。

        刚说完,却被薄彦辰白了一眼,“你个小东西跟什么风?回房睡觉去。”

        “不要不要,兜兜要和妈咪呆在一起!不让你欺负妈咪。”经过上次的事情,小团子最近格外黏糊,只要顾娇娇在家里,除开睡觉的时间,他便也不出去玩,都要跟在妈咪身边。

        “你别管兜兜,大叔,你就说,要怎么样才能行?”

        薄彦辰站在她面前,面色更沉了几分,声音里带着一股被砂砾摩挲过后的嘶哑,但却毫不留情地拒绝,“怎么样都不行。”

        “??!”

        “为什么?”小姑娘大声质问,见他态度坚决,一双眼瞬间就变得通红。

        薄彦辰不忍去看,背过身去不与她对视,生怕自己心软。

        可女孩也犯了倔,非是要绕到他身边,强迫他低头的时候望着自己,抽噎了几下,带着泣音质问他。

        “云云也是你的妹妹……就算你顾念亲情,那、那就当是为了我不行吗?你说有危险怕我出事,可云云要是出了事我也会很难过……会难过到死掉呜呜!”

        硬的不行来软的。

        顾娇娇用力抽噎了几下,白皙乖软的脸蛋扬起,一双亮晶晶的眸里偏偏挂着两道泪痕,整个人都可怜巴巴的,让人看了实在是不忍。

        可男人却偏生铁石心肠。

        他的理智永远能比感情更占据高位。

        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下颌线条绷紧,浑身上下都透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爸爸,你就听妈咪的话嘛!你不是说要对妈咪好吗?为什么又不乖呀?”

        “是的是的。大叔你如果这次听我的话,我以后也会更加爱你……”

        见女孩没有一丁点死心的意思,甚至还联合兜兜一起撒娇,玩这套威逼利诱。

        他心情忽然奇差无比,冷声甩开两人的手,凶狠道。

        “说了不行!”

        “啪”的一下,母子俩伸过去的手同时被甩开,空气中都仿佛听到了那无情拒绝的撕裂声。

        顾娇娇的脸色在那瞬间改变,刚刚还堆叠开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小脸紧绷,落在身侧的手指收拢,眸光扬起朝他看过去。

        却没有说一个字,转身就走。

        “妈咪,等等我。”兜兜连忙跟上。

        到门边时还不忘回过头告诫一下某人,“爸爸,你完蛋啦。妈咪这次是真的真的生气啦!”

        “砰”的一声,书房门关上。

        薄彦辰面无表情站在原地,颀长的身形被窗外夜色拉得很长很长,那张英俊的面庞仍旧绷紧,上面分明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是夜,整幢别墅气氛都凝重得不像话。

        兜兜看着坐在旁边焦急却无处缓解的人,双手撑着下巴,长长叹了一口气。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了几圈,最后忽然开口。

        “妈咪,爸爸对你不好,我们就不要他不就好啦。”

        “嗯?”

        来回踱步的顾娇娇蓦地停下来,像是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们不要他,换个爸爸呗!”

        反正上次他都找到了那么多面试的人,随便一个条件都不错的咧!而且都愿意做赘婿哦!以后都听妈咪话的那种呢。

        顾娇娇咬了咬唇,“对!他不帮我们,我们也不理他。”

        “那走吧!”小家伙一双眼儿亮晶晶,立刻站起来,兴奋地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去哪?”

        “出去住呀!”

        兜兜理直气壮,“反正昨天带回来的行李都还没有收拾好,都还在箱子里咧。我们提着箱子就走啦!不要坏爸爸咯。”

        “啊这——”

        “妈咪,难道你刚刚就是说说笑?你都没有真的生气?”小家伙一脸不敢置信。

        这让顾娇娇那点不值钱的自尊心蹭蹭蹭往上涨。

        “怎么不生气?我都快气死啦!”

        “刚刚吵架的时候你都在现场,你没看见他对我的态度……”

        “对哒对哒,所以快点吧。”

        他已经从柜子里推出来了行李箱,动作麻利地又往里面塞了几件衣服,还特意把自己的小金库放了进去。

        顾娇娇,“……”

        搞完这一切,兜兜过来牵她的手,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走吧!”

        女孩喉咙滚动了下,忽然意识到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走!”

        兜兜说的也有道理,反正继续呆在家里,大叔是决计不会让她再调查的,还不如出去外面想想别的办法。或者可以联系一下夏橙和夏知临?

        云云是出现在丰城的,薄力靖带着她一块逃走,有没有可能他也在丰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